临渊而羡の鱼

杀戮的天使

为自家老大打call!祝雷狮生日快乐——

梓里:

杀天背景


OOC属于我


一切迷点都是剧情需要


无Zack与Ray的楼层


幼稚园文笔


Bug可能不少


后续可能是明年


有后续的话是HE


雷总生日快乐!!!


雷总生日快乐!!!


雷总生日快乐!!!


以上Okay的话←


 


 


 


蓝色的满月。


确认眩晕感缓和以后,安迷修睁开了眼睛。他坐在椅子上,毫无生机的幽光自他身后洒下,在面前的墙壁上投下一片阴影,墙壁是毫无瑕疵的洁白,只是抛开月光,房间内昏暗的让人不太舒服。


这是哪?


安迷修想试探性的询问有没有人,但念头很快被打消了——他不是习惯寻求帮助的人,相比之下,除非有人需要他的帮助,他更容易独来独往,比如此时此刻。


毫无征兆的,安迷修怔了一下,旋即迅速起身,双剑被稳稳握在了手里。他终于明白这股违和感的来源,不是太突兀像是虚有其表的月光,不是室内昏暗异常的光线,也不是元力技能的陌生感。


而是房间的门,正处于被打开的状态。


安迷修提高了警惕,但门外静悄悄的,只有他的呼吸声显得格外清晰。但来源不明的敌意,或者说杀意,似有似无,又实在让人无法忽略。


停留在原地是不会有办法的。安迷修深知这一点,于是走向唯一的门,缓和下神经,走了出去。


失去了“月光”的走廊比房间内还暗,老旧的灯管明明灭灭,哀鸣一般发出细小电流的声响。


看上去像是某种疗养机构,但就设施老化的程度来看,更像是废弃的,或者刻意布置成的那种恐怖主题的医院。只不过骑士一身正气,向来是不怕,或者说不信那种东西的。


走廊大都一眼望不到头,但好在只有一条路,安迷修判断不出走了多久,终于看见前方出现了不同的景色。


是一扇门。


安迷修停了下来,隐约可以看到门后的走廊尽头有什么东西,门上连着一个机器,指示灯闪着红色的光,他想应该有什么办法能把它打开。门很坚固,强硬的手段可能无法破坏——遍布在铁栏杆上的砸痕是这么告诉他的。


说明除他以外,还有别人被困在这里,运气好的话,人可能还没走远。


安迷修松了口气,至少可以确定他会有个同伴,或者说同病相怜的人,秉持着骑士道精神,他自然不会丢下那个素未谋面的人不管。


很有可能是参赛者呢。安迷修想着,离开了那扇门,蹙着眉借昏暗的灯光看清了前方刻在墙上的字。


【你究竟是谁,是什么人】


【应由自身来确认】


【是真正的姿态,还是希望的姿态】


【是天使,还是活祭品】


【只要明了自身门便会开启】


安迷修皱起了眉,倒不是说这段话有什么不对或者晦涩的地方,而是旁边的门里,似乎有对话的声音,甚至这个不耐烦的声音还有点耳熟。


“我怎么知道为何会在这,问完了没有,信不信我砸了你?”


看来得收回之前说好运的话。安迷修推门的动作停住了,他很明显的僵了一会儿,比一路走过来还让他难受,最终叹了口气,硬着头皮推开门。


扛在肩上的武器,嚣张的站姿,眼前背对着门的人回过头,跟预想中一模一样不耐烦的表情。


果然是雷狮......


雷狮的表情也产生了微妙的变化,旋即像是没看见安迷修一样重新转过了头。


“我更正一下,我想让身后那个人消失。”


“......”


安迷修似乎听到了理智之弦崩断的声音,身体先一步行动,一剑把雷狮——身后的机器刚吐出来的卡片劈成了两片。


“......你是有毛病吗安迷修?”沉默过后,雷狮忍无可忍的举起了雷神之锤。


“是你先说的!”愧疚之心迅速被警惕取代,安迷修毫不怀疑下一秒眼前的人就会打过来,顺着收剑的力道往后跳了下,隔着门与雷狮对峙。


出乎预料的,雷狮放下了武器走向他,安迷修的疑惑逐渐放大,随后一声巨响,门被雷狮从里面摔上了。


“......你是小孩子吗!”安迷修一时气结,长出了口气,两下劈开了门。


就被雷狮提了进去。


......你脑子像雷狮我不跟你玩。安迷修奋力挣扎起来,转眼被按在了电脑屏幕前,幸好他刹得快,不然保不准就跟屏幕来个激吻。雷狮的声音从身后响起,明显压抑着不悦。


“一个人只能记录一次,你把我的卡片砍坏了,你的补给我。”


凭什么......算了。抱着忍一时风平浪静,何况对现状的了解还只是九牛一毛的想法,安迷修看向屏幕。


【你的名字是?】


安迷修一万个不情愿,但雷狮显然比他来的要早,他会选择回答机器的问题,那张卡片恐怕是唯一的出路。


“最后的骑士,安迷修。”


雷狮冷笑了一声,或者是嘲笑,安迷修拒绝再被这人影响,专心回答屏幕上弹出来的问题。


【年龄是?】


“十九岁。”


【为何,会身在此处?】


能说醒来就在了吗......安迷修下意识回头看向倚在门旁的雷狮,后者丝毫不辜负他的期望,没有半点伸出援手的意思。


......居然指望他,他一定是脑子坏了才会这么做。


“注意到的时候就在这里了,应该是迷宫之主传送来的。”


【为何?】


“......?”


【为何?】


什么意思......安迷修眼睁睁看着屏幕上的问题,机器像是催促着,连续响着系统的提示音。


【为何被传送?】


“......因为通过了迷宫星的比赛,消灭了迷宫之主,就被传送了。”


【今后你想怎么做?】


“从这里出去,拯救更多的人。”


果不其然的听到了雷狮的嘲笑,安迷修突然想改口说希望雷狮消失,毕竟和平共处是不可能和平共处的,这辈子都不可能和平共处的。


【——记录结束】


【现在发送游戏开始用的钥匙卡】


电脑不厌其烦地响了几声,从旁边的盒装机器里吐出一张卡片,抢在安迷修之前,雷狮伸手取下了卡片,看也不看就转身出门。


“喂!”


安迷修愣了一下,还未细想“游戏开始用”是指什么便追了出去,雷狮一个闪身,指间的卡片堪堪躲过。


“我不是说过,你的就作为补偿了,多谢了骑士,等我从这里出去以后会记得你的。”


安迷修被噎了一下,咬牙切齿的举起剑“在下似乎没答应过你。”


雷狮突然笑了,像是恶作剧得逞的小孩一样,安迷修深知雷狮作恶多端,这一笑笑的他有点毛骨悚然。


雷狮捏着安迷修的钥匙卡把玩了一番,小小的卡片上下翻飞,他站直了身子,居高临下的贴近安迷修的脸,带着些许的压迫意味,但安迷修一动不动。


“你想要,就过来抢。”


这个近到可以吻到彼此的距离只保持了一瞬,像是没出现过一样,雷狮手臂一扬把卡片插进了卡槽里,铁门发出刺耳的声响,让出了一条道路。


雷狮看了安迷修一眼,把钥匙卡丢给他,径自往深处走过去,安迷修憋着口气收好钥匙卡,不情不愿的跟上,走近老旧的电梯间——雷狮正在前面站着。


广播突然传出断断续续的电流声,两个人同时提高了警惕,雷狮紧盯着电梯门,丝毫不掩饰脸上的凝重。


【——身在最下层的他们成为活祭品了】


【——各位,请在各自的楼层做好准备】


【——从这里开始是游戏区域】


【——大门开启】


钟声过后,广播里的男声与电流杂音都消失了,周遭静的骇人,像是哪里透着风似的,安迷修感受到了一股莫名的寒意。


活祭品是谁......要准备的又是什么?问题接踵而至,安迷修抬起头,发现雷狮已经打开了电梯门,这次安迷修学聪明了不少,趁着雷狮按下按钮的空隙一头钻进了电梯。


雷狮明显愣了一下,但反应很快,停下脚步转手按下了唯一的上升按钮。


“既然你这么心急,那就麻烦你先去探路了,可别一上去就死了啊安迷修,死了的话,记得吱个声。”


......安迷修突然想先冲出去打他一顿再说。


但毕竟只是个想法,电梯门缓缓并拢,把他们锁在两个世界。铁质的牢笼缓缓上升,可安迷修有种说不出的舒畅感,像是永别。


——让两个互不相容的极端永别。


 



图源来自网上